车牌指标

您的位置:京牌资讯 > 车牌指标

北京车牌多少钱,非法京牌交易“行情看涨”

发布日期:2020-03-07作者:零风险车务

北京车牌多少钱,非法京牌交易“行情看涨”
今天(6月26日)是京牌摇号公布新一期结果的重大日子,零风险君刚刚迫不及待地登录官网查询自己摇号申请中签情况,却只能看到网页崩溃的界面。再看新闻,本次摇号中签率约为2031:1,这中签结果恐怕也没有太多查询的必要......

超低的中签率、不断增加的外地牌照监管力度,让京牌成为越来越难得的稀缺物资。利用严重供需不平衡,通过非法手段“曲线”交易京牌获取暴利,也逐渐成为越来越多人愿意铤而走险的“生意”。在零风险君的外围采访、实地调查与蹲点暗访中发现,贩卖牌照的“车商”和使用“租赁指标”的车主都面临着巨大的法律风险,交易完成意味着双方随时可能成为这桩“生意”的最大受害人。

不正当交易“历久弥新”-
自北京2011年实施摇号政策开始,各种各样关于牌照的“暗箱操作”就纷纷雨后春笋。

各路商贩不惜违法违规,亦或者打擦边球进行京牌交易。过去几年,倒腾各种玩意儿的倒儿爷们,仿佛嗅到了车牌政策带给北京的新商机,过去的房虫、票虫、车虫等各种虫,纷纷凭借各自的“门路”转型为牌虫。

零风险君在实地调查中还发现,部分经销商甚至为了新车销售,不惜冒险帮助欲购者“解决”牌照困难。一位不愿具名的“租赁牌照”使用者表示:“我的牌照是我买车时候4S店销售给我的牌照主人联系方式,后续的价钱沟通4S店就没再参与。”

目前,京牌交易已呈现出多种形式,包括租牌、售牌、背户车三种模式,不同模式“代价”不同。比如售牌,付款之外还需要结婚。

所谓租牌,顾名思义,就是与牌照主人商量好牌照使用周期,支付一定费用后取得指标,并将自己购置的汽车置于该指标下。一年短租不到2万,租期越长,单位租金越低。长期租赁则根据指标持有者的身份证有效期决定。

所谓售牌,则价格相对较高。由于涉及到原本车辆牌照号码的“吉祥”程度,价格差距巨大。而操作方式和指标到位时间长短也是影响售牌价格的重要因素。目前可实际操作的方式分为:直落、结婚过户、企业法人变更,以及遗产继承,四种方式。

所谓背户车,即把车牌和二手车捆绑销售,优势在于交易后到车辆报废之前可以一直使用,并无任何复杂手续,缺点在于使用者不能根据自己的需求置换车辆。

以上交易方式并无固定的交易场景,全凭买卖双方私下联系。在零风险君的蹲点暗访中发现,背户车交易大多发生在傍晚,且过程较为短暂,从看车、试驾,到付款、签署合同,不过短短25分钟。

有“车商”向零风险君介绍,选在傍晚看车交易,是因为天色渐晚,光线较差,不容易被客人发现更多的车身划痕,以免继续“砍价”。至于买方,有购买自用也有“二道贩子”。

据了解,指标租售的交易过程则可能更为短暂,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双方沟通,而实际交易则可能是交易双方举着身份证和协议照相录像留存“证据”的过程。如若涉及到债权债务的车辆或指标,还需提供大量的债券手续和银证转账记录作为“证据”。

至于为何避开花乡、亚市等车辆交易聚集地,“一是怕那些地方兴许有人查,二是怕万一价格谈不拢,客户就去别家店买了。”在这桩灰色交易中,购买者处于绝对弱势地位。

比价格更高的是法律风险
无论是选择哪种交易方式,购买者所付出的经济代价都不在少数,所谓交易价格也并无任何依据,更不受到监管,全凭所谓“行情”。

比如此次加强外地牌照监管力度后,京牌交易“行情”见涨。零风险君从部分“车商”处了解到介绍:“一辆背户君威,政策出来之后已经涨了大几千了,再等一等看看价儿说不定还能涨。假结婚过户指标的价格这一周也涨了好几万了,过去外地男找北京女大概十二(万),现在起码儿得十五六(万),外地女找北京男能便宜一万,但也是跟着一起涨。”

京牌交易的价格浮动的自发性、盲目性可见一斑。贩子利用政策变化,话术方面予以施压,加之与“同行”默契地提价与暂停放货,轻而易举就可以操控市场价格。

更重要的是,无论是买方还是卖方,在牌照“交易”中都需要承担巨大的法律风险。

牌照拥有者:无论是出租自己的车牌,还是出售背户车,意味着自己已经失去了车辆和牌照的实际控制权。在此种完全知情的前提下失去控制权,意味着必须承担该车辆、车牌实际使用者的违章与交通事故连带责任,甚至在明知车牌“交易”违法的情况下,车辆和车牌的拥有者要负担更大比例的责任。

牌照使用者:由于牌照未进行过户,而只是“临时使用”的缘故,在未经使用者允许的情况下,车牌的主人原则上可以对车牌和名下车辆进行任意操作,并且随时可以申请重新取得车牌及车辆的实际控制权。

牌照直落与过户:虽然在操作后看似取得了完全合法的牌照或指标,但由于取得过程,存在欺诈国家行政机关的行为,经过立案审理,牌照过户将失效。标的金额巨大或情节严重者,其牌照交易双方还存在着被检方公诉的风险。

“合同”双方:所谓的“合同”只是一张白纸,我国《合同法》规定,合同内容本身涉及违法行为的,即便双方意思表示真实,该合同也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力。这意味着合同双方均无法依据“一纸空文”而得到法律保护,所谓的“合同”其实只是“君子协定”罢了。

从完成交易前本人抓拍的“背户车转让协议”不难看出,每次交易中均为手写的“合同”并不具备规范性,在交易过程中甲乙双方基本是在相互提醒应该写明哪些内容。且合同并未遵从“一式两份”原则,“这不是看心情的事儿么,都老客人了,我留不留一份儿差别不大。”

相比于背户车,租赁和收售牌照的合同就要“规范一些,有合同模板,直接签就完了,行业里早就把这种合同条款都定式化了,三方都要签字,看着就特严谨。”实际情况究竟如何呢?

零风险君接触到的“租赁指标”用户称:“两年前6万块钱买了20年长期指标,我觉得这价格还算值,因为实在是对摇下号这个事儿绝望了,而且确实有上下班开车代步的需求。至于风险,我觉得这是对等的、相互制约的,双方沟通好之后应该问题不大,不会互相为难。”

“车商”针对车牌后续使用的问题却有着另外一番见解:“长期指标租给客户了,要是验车过户一类需要牌照拥有者配合的情况,张嘴就能要2000,不给不配合,你也没辙。而且这个价格现在都属于行价,基本都是张嘴2000起。”

面对如此巨大的风险,零风险君宁愿寄希望于摇号。

微信扫码 关注我们

  • 24小时咨询热线

    24小时咨询热线13522802574

  • 移动电话13522802574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零风险车务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:13522802574  网站地图